对外交流

传统与现代的东西方法律文明交融——东吴大学访学纪实
时间 : 2018-07-03       作者:       阅读数:

(本文作者马宏俊,法学院法律职业伦理教研室教授) 

春节刚过,我就带着未能在家度过元宵佳节的遗憾踏上了南下的航班,经过3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在台湾海峡的另一端盘旋着,隐约可以看到波光粼粼的海面和绿色如茵的山峦,很快就降落在桃园国际机场。进入第二航厦的入境处,由于是几个国际航班先后抵达,大厅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与飞机上少有的空余近一半的座位相比,似乎又熟悉了起来,在数百人拥挤的入境处,几乎所有的窗口都打开了,很快我就排到了移民警察面前,递上了卡片式的往返台湾通行证和A4纸打印的入台证,警官退回了通行证,只拿走了入台证在电脑上扫了一下二维码,敲下了入境章就还给了我,1分钟就通过了看似很神秘的海关。真正感觉到不同于出国的复杂和漫长,以及移民警察的烦人盘问,同宗同祖的宝岛,就是不同于老外。

还没有入境,就收到了东吴大学派来接我的人的微信,航站大楼的免费无线网络真是给力,无需登录就有了,凡是和大陆有联系的台湾同胞,几乎都可以用微信顺畅联系,很快就见到了接站人,在机场购买了台湾的手机卡。早上从家中赶往首都机场,尽管天还没有亮,就已经是穿行在机场高速的车流中了,裹着棉衣在出租车里依然难以抵抗北京正月的寒气,仅仅3个小时的飞行,在台湾已经是骄阳似火的夏日了。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很快就到了仰慕已久的东吴大学,外双溪校区坐落在台北士林区剑南山北麓,两条溪水之外,和城中校区十几公里之遥。虽说是在郊区,但是对于我们在北京郊区居住和工作惯了的人来说,士林区真找不到远郊区的感觉,城乡差别几乎是没有的,交通、建筑、购物、环境和城里基本上完全相同。

也许我真的成为了老教授,东吴大学对我非常礼遇,法学院的助教潘庭仪小姐奉命等候在我居住的东桂学庐,这是位于山上的一栋二层小楼,背靠高山面对校园,周围桂树成林,花香沁人心脾,正如潘维大校长在房间的书面欢迎辞所载:“学庐前遍植桂花,桂花小而清香,花苞藏于绿叶之中,悠悠引入淡雅芬芳,因“桂”谐音“贵”,桂花自有吉祥富贵的寓意,在中国传统故事里,吴刚赐予人间桂子,凡良善积德者,撒种后将枝繁花香,收获美满”。此楼建于50年前,原为教职工宿舍,2年前加固重新装修,调整为11套家庭式的招待所。共有三个单元,一梯两户,我住在二单元的208室,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间,卧具和厨浴设备齐全,是读书宜居所在。学庐命名取东吴的“东”字,结合“桂”花生态,让东吴友情空间点缀桂花意象,闻香寻思,祝福来宾访学期间,能致志求知,吉祥平安,收获丰硕。

次日院长约见,我们乘坐学校的班车来到东吴大学位于贵阳街二段的城中校区,虽然两校区相隔十几公里,但是便捷的班车接驳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车子都是清一色日本丰田中巴,非常舒适,工作日每天从早上6:40开始直到晚间22:15,伴随着上下课的时间都有安排,共十几个车次。还有通往捷运(城铁)的接驳班车定时定点发车。更为神奇的是557路公交车和东吴专车在校区里就可以搭乘,几分钟就有一趟,满足于学生的交通出行,而且是半价。我在班车的间隙,也享受了几次这种“特殊待遇”,东吴大学的校舍比较紧张,台北市的学生几乎都是走读。法学院和商学院是东吴大学的强势学院,在市中心的核心地带,各级法院和检察署围绕在校园周围,西边紧邻西门町商业区,南边是植物园和历史博物馆,东边是总统府和二二八公园、自由广场,距离台北车站枢纽步行也就20分钟左右。方圆1公里范围内,就可以体验台湾的风土人情、政治法律文化以及市井生活。法学院的大楼一层是行政办公场所,洪家殷院长的办公室就在一层最东头,外间是秘书和助教的办公室,会议室在穿堂的另一侧,7层是模拟法庭,6层和5层的一部分是教师办公室,其他都是教室了,老师们的办公室虽然不大,但都是每人一间,主要是书柜,藏书满满。我跟法律实践指导教师胡博砚副教授的交流也是借用洪院长的办公室,校园中的咖啡厅和桌椅都是交流的惬意场所。

法学院专门为交流的师生举办了一次和导师的见面欢迎会,准备了简餐,虽然是盒饭,但内容丰富质量上乘,边吃边谈,很快大家就认识了,自由餐叙一段时间,院长开始致欢迎词,因还要赶去参加学校的会议,致辞后改由副院长主持,所有到会教师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让我感受到了东吴老师们的热情和关爱。坐在我两侧的分别是法学院的资深教授杨奕华老师和成永裕老师,他们都是东吴的元老,年近70岁依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与他们相识非常荣幸,也促成了日后的深度单独交流。

光阴似箭,转瞬即逝,60天的访学计划眨眼就到了该告别的时刻,虽然收获满满,但是依然感到还有很多事项没有完成,只能把遗憾留给日后的努力了。下面分项报告:

1、 教学观感

东吴大学法学院本科生有600余门法学专业课程,实务类课程占比很高,很多英美法的课都是英文授课,而且案例材料都是真实的美国案例,课堂上的师生互动非常活跃,教师的工作强度很大;学生在课堂上也是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几乎没有走神睡觉的机会,课前都要有大量的阅读,并且要分组准备课堂报告,自己陈述、总结,还要给其他同学提出问题。老师不断地对同学的报告进行补正、提问,随时还可以要求听课的同学补充,课堂气氛和谐而紧张。开始我选择的是和我在校授课有关的法律服务学习、法律攻防实务演习、法律伦理学、司法文书与诉讼技巧、法院组织法、英美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由于上课的时间存在冲突还有就是法律服务学习并非课堂教学,最终只选择了司法文书和英美刑事诉讼法。法律服务学习这门课很像我们的法律诊所课程,不同的是他们没有我们的面授课,全部是派往实际部门实习,老师只是组织沟通,由于东吴大学的特殊地位,接受学生实习的单位不仅有法院、检察署和律师事务所,还有很多是政府部门,台湾的诉愿和我们的行政复议很相似,提出诉愿的案件,很多也需要学生帮忙做些辅助的工作,东吴大学城中校区几乎被这些单位包围,步行半天就可以去好几家。我无法去这些单位观察学生的实习,就选择了和这门课程的指导老师胡博砚副教授当面沟通交流的方式,分享了他们的成果。

司法文书课程是由原最高法院院长吴启宾老师主讲,他老人家今年81岁,是台湾法律界的全能,先后做过地方法院、高分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的法官和院长,也从事过检察官的职务,退休后在东吴大学讲授司法文书课程,而且只有他一人讲这一门课,没有教材、没有课件,只有他亲手撰写的提纲,交由班长自费打印使用。台湾的法律文书教学理念和我们有很大的不同,主要是讲解文书的制作主体和分析思路,基本不涉及文法等写作方面的内容,每一类文书之后都有一次课堂上的习作,以此来提高学生的法律文书制作水平。数日前,收到尚在东吴大学交换学习的同学微信,告知吴老师驾鹤西去,甚为震惊,遂向董保城副校长和陈虹淑秘书表达哀悼之情,我们失去了一位慈祥的师长,天堂多了一位职业法官。

成永裕老师是东吴的老人,现任的学校很多领导和政界及司法高官都是他的门生,也做过法学院的院长,英文非常地道,传统文化底蕴极其深厚,是一位儒雅的学者,也是一位跨学科的资深教授,精通英美契约法和刑法及诉讼法,也讲授法律伦理学课程,理论功底和实务经验俱佳,我听了成老师半个学期的英美刑事诉讼法,全是案例教学,学生在课前阅读的基础上先来分组做报告,成老师不断地点评和提出问题,课堂非常精彩,遗憾的是没有赶上考试,不知道如何检验教学的效果,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学生可以学习到老师对案件的分析方法,理解了法官为什么这样认定。成老师对我很客气,我通过电子邮件向他请教有关法律伦理的问题,他直接约我喝咖啡面谈,他系统地给我介绍了台湾和美国法律伦理的形成过程和现存的问题。

杨奕华老师也是曾经的法学院院长,主攻法理学,由于时间的冲突,我无法选择杨老师的课,也是做了面对面的交流。我们是在一次研讨会后聊起来的,杨老师的办公室不是很大,但绝对称得上是书屋了,主要的物品是书柜,里面全是书,真是一个标准的读书人!杨老师谈到一个问题,马上就会拿出一本书来,翻到相关的页面,讲解问题。最让我惊奇的是杨老师一直坚持写日记,已经好几十年了,每年都要亲手装订成册,非常精致,全都是手写的!

杨老师对法律伦理的概念、内涵都有其独特而深邃的解释,当他得知我的实务经历后,还特别鼓励我坚持下去,实务是理论研究的资本和基础。在我即将结束访学准备北归之际,无暇和几位老师当面辞行,杨老师感到非常遗憾,说还想来访的美国同行介绍了我,相约在台北餐叙,2个月的时间,还是觉得太短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只能留下遗憾,争取机会再来东吴!

东吴大学法学院的课程涉及面非常广泛,也分得比较细致,非一般法学院能比,不仅保留了固有的英美法传统,更注重弘扬传统文化,也兼顾欧陆法和本土法律文化,教师都是复合型人才的多面手,视野非常开阔,对学生可以起到良好的引导和示范作用。

2、 科研感受

东吴大学法学院的科研可以说走在了社会的前列,而非被动地别人找上门来提出问题,然后再做简单的对策研究。我参加了2次学术讲座和一次研讨会,这里的学术活动非常频繁,已经常态化了,因为时间的矛盾,我错过了好几次机会,深深地感到2个月的访学时间太短了,至少要一个完整的学期才可以。

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是东吴大学的客座教授,每个月都来办一次讲座,需要提前在网上报名,地点是法学院最大的模拟法庭,座位不够,学生们都是席地而坐。我听了2次,法学院对我非常礼遇,特别安排在校长身边的第一排中间位置。两次讲座的主题一次是关于引渡,一次是关于死刑的存废,课堂上的马老师,儒雅潇洒,妙语连珠,首先做随机调查,然后开讲,最后再做同样问题的调查,检验是否对听众有影响,这种方法值得为师者借鉴。选题和讲课相辅相成,教师与学生互动,引导并影响听众,效果当场检验,教学双方都有满满的成就感。

大数据是一个时髦的话题,与法学有多大的关联呢?东吴大学的一次研讨会让我们这些法律人茅塞顿开。无人汽车去年就有跑到北京五环路上去的,我们只想到了这辆车上路是违法的,如何规划软件的程序设计也是法律人应该参与的,法律也要与时俱进,不能总停留在那里脱离社会的发展。本次学术会议从上午9点一直开到了12:30,从一位老师的课题开始,直到智慧财产法律、软件程序设计等诸多法律问题,内容非常丰富,不仅是学者教授发言,在读的本校和外校硕士生和博士生也参与其中,明显地感到了研究生和高年级本科生的差异,也清楚地看到了指导和研究的关系是不同于老板和打工仔的。

大学里边的老师们学科的界限不是很分明,法学院下就是若干个中心,没有我们教研室的建制,院长是一正两副,五个秘书,这就是全部的行政人员,领导就是服务,教师自治,开课等事项无需审批,但是要由教师团队同意。私立大学的教师收入比公立要好,压力也大,非常敬业,科研都是与时俱进,引领社会发展的潮流。无论是教学还是科研,国际化程度和传统文化的承继都很突出。

3、 台湾印象

气候宜人。也许是我选择了一个好的季节,3、4月份的台北,可能是其最好的时期,没有台风,没有酷暑,没有寒冷,没有梅雨,春风拂面,百花盛开,天空晴朗,蓝得像洗过一样而没有一片云彩,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舒服极了。空气湿润,漫山碧绿,溪水潺潺,树影婆娑,几乎找不到一片裸露的土地,花草树木和砖块、水泥、沥青地面,一扫尘土飞扬的画面。2个月的时间,我的鼻咽炎从未发作。

街道洁净。整个台湾岛属于山地,城市也凸显这个特点,就是在西部相对平缓的平原地带,准确地讲应该是丘陵地带,再加上地震的困扰,几乎没有通常的摩天大楼林立的城市通病,台北也不例外,7个山包分布在台北市,101大厦和新光三越站前店兀立在建筑群中,白天好比是一片灰白建筑之中的2根水泥柱;而到了夜晚,则就是另外的景象了,特别是在象山上俯瞰台北,五彩斑斓的灯光照在各色建筑上,尤其是这两个高大的建筑,在各种灯光的映照下,鹤立鸡群,遥相辉映,构成了一幅缤纷的画卷。台湾的公园很多,大都是免费的,街心公园更是不胜枚举,东吴大学附近的双溪公园,是我们买菜购物的必经之地,有假山、有湖水、有花草、有洗手间,非常袖珍却充满了人文关怀,很多影视剧和婚纱照都是在这里拍摄。

环境优美。台湾的环保意识很强,垃圾分类大概是全世界做的最好的,东吴大学的垃圾分类有十几种,我一直到临近离开有些分类还不是很清楚,塑料袋和塑料瓶是不能放在一起的,装过东西的纸袋是不能放入纸类垃圾的,凡回收的必须是洁净的,我因不清楚而放错了好几次,就被收垃圾的员工写出小纸条贴在垃圾桶上方敬告过。台湾的水资源比较丰富,污水的排放也有严格的规定,人们都能够自觉地遵守,水、空气、土壤的保护是美好环境的必要保障。但是台湾的摩托车很多,而且跑的飞快,声音巨大,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也是对环境的巨大破坏,之所以不能禁止,就因为它是一种大众喜闻乐见不可分开的,只能通过其他的方式去弥补。禁烟在台湾是非常严格的,公交车站虽然是露天的场所,但是也不允许吸烟。饮酒也是严格控制的,我出席了多次公务宴请,无一例外都没有上酒,红酒都没有!只有两次私人宴请,才品尝德国红酒和金门高粱,席间也没有拚酒的,气氛非常宽松,席散都打包并且把没喝完的酒也都带走了。

礼仪之邦。台湾的文明礼貌让我肃然起敬,来这里听得最多的两个字是谢谢,上下电梯和公车、校车,接听电话、询问事项以及购物,都会听到。当我入乡随俗地也开始说谢谢时,总会得到“不会!不会!”的回应,后来才明白,那是不客气的意思。其实,当初我想来台湾做访学,有一个动机就是这里没有语言障碍,在北京出生的我,自认为国语很标准,可以通行大江南北,神州大地,但真没想到,来到北方人也不少的宝岛,还会出现语言理解上的差异。台湾同胞的助人为乐也是我难以忘怀的,最明显的就是问路,虽然在这边用谷歌导航非常便捷,但是也常有不准确和失灵的时候,似乎我们更习惯直接找路人问路,尤其是在没有语言隔阂的台湾,无论男女老少,台湾同胞都能看出我们来自大陆,都会热情地把我们领到能够准确无误地找到目的地的地方。有一次我去林语堂故居,下了公交车,按照导航走了没几步,导航就说目的地已到,我环顾四周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故居,正好位于路口的红绿灯下,有一对骑摩托车的男女停在我身旁,就很自然地询问,回答说,真抱歉!不是本地人,不知道。前边没有,我就往回走,没走出几步就听到有人气喘吁吁地喊着“先生!先生!”奔跑过来,一看就是刚才我问路的骑士,他把摩托车停在路边,丢下老婆跑过来追上我说,林语堂故居就在前边,刚过路口时看到了,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台湾同胞的热情和文明礼貌。

文化传承。台湾的城市和乡村建筑,市井文化,无不带有深刻的历史文化传承,老街已经成为来台旅游的一个风景点,餐饮和手工艺品更是带有浓厚的民族色彩,原住民的历史和文化也有很多反应,台北故宫一侧由私人建立起了原住民历史文化公园,在对面建立了原住民博物馆。中华文化和殖民的历史都被牢牢记载下来,供后人学习和借鉴。特别是对人文大师的缅怀,在台北的名人故居有十几处,在台中和高雄,除了自然景观之外,很多名人的居所和官邸都开辟成了博物馆和旅游景点,参观游览也是很好的历史和人文地理学习。

4、 几点遗憾

原以为2个月的时间够长了,实际上还有很多值得参观的地方没有时间去了,很多课程也没有时间听了,特别是还有很多研讨会,也失去了参加的机会。台北的名人故居只参观了一半,位于新竹的清华大学没有顾上去,基隆没有深度了解,外婆的澎湖湾也未能去探寻,留下一些遗憾,下次再来。

共同的祖先、共同的语言、共同的文化、共同的历史、共同的传统,也必然会使我们为了共同的目标,共同努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版权所有: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学校邮箱:cupl@cupl.edu.cn | 网站备案 /许可证号:京ICP备05004635号-1 |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29 | 建设维护 : 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办公室